北大学术|选基金看评级是理性的抉择吗?

2019-11-10 19:10 admin
  近期,北大研修班管理学院应用经济学系翁翕教授与两位北大研修班校友,加州大学尔湾分校的黄翀教授以及北卡教堂山分校的李飞教授,合作的论文StarRatingsandtheIncentivesofMutualfunds被国际顶级金融学期刊《金融学杂志》(JournalofFinance)接受
  公募基金的投资者为何参照“简单”的基金评级做出重大的投资决策?投资者是不理性的吗?本项研究建立了基金声誉的理论模型,说明理性经济体中基金评级效应出现的合理性
北大研修班基金论述
 
  基金评级为何重要
  对于投资公募基金的投资者来说,评级机构给出的评级结果是一项重要的参考指标。好的评级结果为一支基金带来更多投资者,从而带来更好的现金流。研究发现,当一支公募基金从4星擢升为5星(最高评级)时,它获得的正向现金流平均超出预期高达53%至61%。不仅如此,学者还发现,即便两支基金过往的投资表现相近,仅仅因为一支处于5星组(的底部),另一支处于4星组(的顶部),前者的现金流就会明显高于后者。
  上述基金评级结果对于公募基金现金流的影响,被称为基金评级效应
  如此重要的基金评级是如何得出的呢?大部分基金评级机构根据一定标准,包括以往业绩和长期表现、基金公司的品牌度、基金公司规模等指标做出从1星到5星的评级。以知名的晨星评级为例,当一支新基金有完整的12个月业绩时,晨星根据以往业绩做出评价,各基金按风险调整后收益由大到小排序,被划分为5个星级。从5星到1星依次为:过往业绩的前10%、接下来的22.5%、中间的35%、随后22.5%和最后10%
  你是否发现了基金评级的弊端?首先,基金评级用离散的评级(5星制)代表连续的业绩表现,信息有所缺失;其次,评级是对基金过往投资结果的总结,时效性弱;第三,评级依赖的数据全部来自公开信息,投资者完全可以自己计算。
  投资者是不理性的吗?当他们可以获得更准确、更及时的信息时,为什么要看重基金评级?亦或是由于精力有限,投资者将理性判断的工作交付给了评级机构?本项研究,正是旨在解开公募基金“粗糙”的基金评级机制与投资者“非理性”之谜。
 
  信息优势与基金声誉
  基金获得突出投资结果的关键因素源于其拥有的(非公开)信息优势。因此本项研究着重对基金公司获取信息优势的激励进行动态分析
 
北大研修班基金信息
 
  非公开信息通常具有时效性。随着时间推移,信息的有效性会减弱。同时,获取非公开信息需要付出成本。在模型中,存在两种基金类型:具有信息优势的基金,以及不具有信息优势的基金。后者可以通过付出一定成本成为前者,前者在未来可能变成后者
  投资者既无法获知一支基金当前是否拥有信息优势,也不知道该基金当前是否有获取信息的行动。投资者根据基金过往的投资表现推测基金目前是否拥有公开优势。这样的投资者信念被称为基金声誉。
  作者建立了一个无限期不完全信息重复博弈模型。博弈参与者为一家公募基金以及大量理性投资者。根据模型的设定,基金当期的现金流只取决于其当期的声誉。基金获取信息优势的动力来源于提升未来声誉,进而提升未来的现金流。只有未来向投资者收取的管理费贴现后能够超过当期的信息获取成本时,基金才有动力去获取非公开信息。
 
  投资者的理性行为
  通过对各种条件下,博弈达到均衡状态的推导分析,作者论证了投资者根据离散的基金评级选择基金的行为其实是均衡时的性行为。评级公司依据声誉水平将基金分为不同组别,并没有造成信息损失;同时,不同于基金经理人天生的、不可改变的个人能力,基金的信息优势需要花费成本去维持,并且可能因为外部因素而丢失。本项研究的发现提供了对于声誉的一种新的理解方式,进而为基金公司获取信息的动态激励提供了理论解释